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值此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,向军人致敬!向军人家属致敬!
     
     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栾代弟,结婚十年来,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一个人带孩子,一个人照顾家里家外……从恋爱至今,他和丈夫保持着一两个月见一次的频率。由于丈夫在海军服役长年驻岛,两人曾经时隔9个月才见一次面。丈夫出任务时,儿子7个月,回来时,儿子已经一岁半了。每个女孩都有过对婚姻的憧憬,可婚礼,成了栾代弟至今回忆起来仍会泪眼朦胧的记忆。“那时他只有冬天有假期,提前一周我们才决定结婚。当时什么都没买,没有婚纱,没有车队,就我一个人,冒着大雪,跟他坐火车回湖北结的婚……”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有了儿子后,婆婆从南方过来帮着照顾三年就回老家了。一个人带孩子,她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地独自带着儿子从新星绿城坐很远的公交车,先把儿子送到到单位附近的幼儿园再过来上班。现在为了孩子不遭罪,她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。十年来不管遇到什么事,她都没跟丈夫说过难处也没抱怨过辛苦。她说:他在军队里也很忙,他是为“大家”,我要经营好“小家”,做他坚强的后盾。她说,“嫁给当兵的,我就是半个军人!部队需要他比我需要他更重要!”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李国青,是采访对象中结婚最久的。24年的婚姻,作为军嫂,自然承担、付出了更多。李国青说,她从小住在山东,家附近有陆军部队,她那时就被军人的威武帅气吸引,暗暗决定长大后嫁给军人。后来,她如愿了。却开始过上一种她不曾想过的生活。结婚后,李国青跟着丈夫一起驻岛,岛上条件十分艰苦。由于丈夫每天忙工作,家里家外都得她一个人张罗。“那时家里潮的长了毛足有十厘米高,地上全是虫子。”不仅如此,李国青需要每天都烧炕,生活在城里的她哪干过这些,有一次还把炕给烧鼓了。“后来还要一手抱孩子,一手生炉子,经常饭都吃不上,就只能随便做点粥吃。”这样的生活,一过就是五年。李国青说,她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《军人的妻》,她从没后悔嫁给军人。嫁给军人,她骄傲!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房莹,去年9月刚刚结婚,算得上一名“新军嫂”。虽然“新”,但她告诉记者,她已经体会到军嫂的不易,因为她的婚礼都是丈夫攒假期攒出来的。恋爱时,两人2个月能见一次。两人决定结婚后,丈夫为了婚礼,放弃平时的休假。去年5月份请了一天假回来结婚登记,两人再见时,已经是9月份的婚礼上了。结婚至今已快一年了,两人一共见过三次面,这对于新婚的小两口来说,是不得不面对的生活。房莹说,她挺理解丈夫的工作,也知道他辛苦,所以平时不会打扰他。只是,每个周末她都会找姐妹约会,只怕自己在家会孤单,会乱想……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霍丽娜,结婚15年。丈夫陆军已经转业,她终于可以过上正常家庭的生活。当初两人都在海城,因为丈夫调转到大连,两人曾经一度两地分居。后来,她为了家庭来到大连,在这里扎根。在她心中,军人,是一个神圣的职业。作为军嫂,她感到很光荣。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刘爱迪,是一个80后军嫂,怀孕7个月了。她说,最近风雨比较大,她特别担心在潜艇上工作的丈夫。而事实上,她才是最需要关怀的那一个。有孕在身的她,有妊娠糖尿病,是最需要人的时候,但丈夫却不能陪伴。虽然她心里很害怕,但为了让他安心工作,她从不说。十年前,她放弃小学老师的工作随军到大连,她说不后悔,因为丈夫在哪,家就在哪。建军节之际,她写下对老公说的话:作为一名军嫂我十分自豪!今年是我们家的丰收年,你在远方执行任务,我在家中孕育宝宝。昨天你在电话中说天气太热每天只能直接睡在地上才能降暑。你说十分牵挂我们娘俩,生产的时候你不能陪伴在我的身边,你说这是你一生的愧疚。老公,其实我只想对你说,照顾好自己,家人只求你平安归来。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她,叫陆静,结婚7年。今天是八一建军节,她一大早就给老公发了一个微信红包,还早早就准备好了礼物,给老公过建军节。和很多嫁给军人的女孩一样,她曾经也有一个军人情结。唱歌,喜欢唱部队的歌曲;看电视剧,喜欢看军旅题材。

  • 【八一特辑】军功章上的“另一半”

    兰园社区12名工作者中共有7名军嫂,丈夫们忙的时候参加各种演习和训练任务,常常是几个月半年都联系不上。她们既要应对社区繁杂的工作任务,也承担着照顾家中老幼的责任,日复一日她们学会了隐忍与担当,掌握了各种修理修补技能,成了身心坚强的“女汉子”。身为军嫂,她们打心眼里觉得自豪!